新形势:现代化的"广佛副中心"如何崛起? 加速提升城市功能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9-04-25 04:52:47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万科广场

当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建设如火如荼、佛山高新区纳入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、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被确定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后,根据佛山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和广佛同城的不断推进,借助广佛肇城轨和佛山西站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打造“产城人融合的广佛副中心”的战略定位已逐渐明晰。然而,如何崛起一个名副其实且具有现代化水平的“广佛副中心”,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*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具有建设“广佛副中心”的良好条件。图为中心城区美丽的面貌。

上周,北广深佛四地专家齐聚佛山高新区,对其核心区狮山镇打造现代化的“广佛副中心”提出了新的思考和探讨了可能的发展路径。在未来的城市副中心发展趋势中,专家们认为,尝试以站带城,探索系统打造“公园高新区”,联动南海大学城、南国桃园提前谋划“科学城”等都是值得探讨的路径。

新形势

“副中心”建设被赋予更丰富的内涵与使命

当前,中国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也面临着全新机遇和挑战。新时代要有新作为、新担当,2016年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提出打造“产城人融合的广佛副中心”的战略定位。

作为南海区乃至佛山市先进制造业发展和创新创业的高地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具备打造现代化“广佛副中心”的底气。从经济规模总量上看,2017年,该镇经济总量突破1000亿元大关,成为广东首个“千亿大镇”,在全国千强镇排名中位居第二、广东第一。

然而,从区域环境看,得益于粤港澳大湾区与珠三角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的历史机遇、高铁经济带和集成的城际轨道网交汇的重大契机,现代化水平的“广佛副中心”显然被赋予了更丰富的内涵以及更高的历史使命:建设宜居宜业宜创新的高品质产城人融合的广佛副中心,参与城市竞争、带动区域发展、提升城市国际竞争力。

另一方面,随着广佛同城效应日渐明显,“副中心”的提出,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广佛城市群发展中遇到的困难,缓解诸如交通拥堵、住房紧张等“大城市病”。

实际上,资源外迁、资源共享、城市间分工协作的“副中心”模式,早已被证明是解决“大城市病”的有效路径。纵观国内外的“副中心”建设,对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同样具有借鉴意义。国外如英国的伦敦城市群,追求小城镇的“小而精”,英国政府为此将政府部门或其下属机构向小城镇转移;国内如北京,一改“人口准入”控制城市规模的思路,试图通过分流城市资源来分流城市人口。

值得警惕的是,在“城市副中心”建设中,也有“失落”的案例。如上海普陀区的真如副中心,由于缺乏核心竞争力,在上海的发展大潮和主城区9个副中心的“夹击”下,业内人士称之为“自身还没发展起来,就被后来者超越了”。

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前车之鉴后事之师。作为一个新崛起的“千亿重镇”和智能制造业高地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在打造现代化水平的“广佛副中心”的大道上,如何才能真正崛起?

再出发

加速提升城市功能进一步推动产城人融合

2016年,佛山高新区管委会主任、南海区委副书记刘涛根对“广佛副中心”的定位如此阐述: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是打造“产城人融合的广佛副中心”,着力建设全省智能制造中心、珠江西岸区域创新中心和广佛西翼城市副中心,做品牌南海的产业中枢、创新引擎和城市典范。

根据《广佛同城化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(2016~2020年)》,到2020年,广佛间将有9条地铁衔接通道。“可以预见,广佛同城的重心将沿着轨道交通由东向西移动,逐渐从广佛交界地区向腹地扩展。”刘涛根说。

而如今,“广佛副中心”发展正面临三大形势。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总规划师罗彦分析,首先是珠三角进入粤港澳大湾区时代,这意味着将形成新一轮的竞争格局,竞争核心是功能竞争;其次,广佛同城成效显着,广佛越来越像一个城市群或者一个城市;再次,佛山在2018年进入万亿经济时代,想要经济高质量发展,核心就是强化现代服务业,引领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。

新形势下,“广佛副中心”的定位逐渐明晰。“对照新形势,围绕广东要实现‘四个走在全国前列’新要求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要明确两个定位,定位一是要打造佛山产业转型升级引擎,二是要使广佛副中心名副其实。”罗彦分析。

“广佛同城并非合并,而是企业能在两市内以最优方案组织生产链,老百姓也能在这个空间内过上高品质的生活,生态环保能够联防联治,即两地产业、科技、人才等能够实现便捷流动和优化配置。”中山大学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立勋表示,新形势下,高新区已转向生产、生活、生态相融合的城市概念,强调营商环境和生活环境,需要有城市的多功能。

“‘广佛副中心’是一个区域结构概念,未来还需明确是综合性的还是功能性的。同时,‘副中心’不能光是自己强,还要能辐射带动周边发展。”调研组专家指出,“副中心”概念的提出,要求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要加速提升其城市功能,进一步推动产城人融合,不能再是过去传统的产业、经济功能空间。

“广佛副中心”崛起的三大路径探析

1

拉开城市框架以站带城的“冷思考”

如果说“广佛副中心”定位的逐渐明晰,为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的城市发展打开了想象空间,那么,被南海人寄予厚望的佛山西站则让这种想象落地有了抓手。

作为广州铁路客运枢纽“四主一辅”中的主站之一,佛山西站是珠三角西南地区最重要的铁路客运枢纽,未来将建成集航空、高铁、地铁、公交于一体的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,是广州枢纽以及广佛都市圈面向大西南辐射的重要节点。

在佛山西站建成并投入使用后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的城市框架被进一步拉开,发展空间也有了更多可能。按照计划,佛山将以西站为核心,在佛山高新区南海园规划建设总面积约92平方公里的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(广东园),打造佛山西站枢纽新城。

然而,一个数据值得关注。至今,佛山西站已运营一年,目前日均客流量为2.3万人次,春运期间高峰人数为3.18万人次。管中窥豹,作为珠三角西南地区最重要的铁路客运枢纽,佛山西站的日均客流量显然与其高定位不相匹配。

面对被寄予厚望的佛山西站,我们是否应该“冷思考”?

“枢纽就是枢纽,它的目的就是快速集散。”罗彦指出,对佛山西站应该有更明确的认识,“不要无限放大概念,包括广州南站也是个枢纽,我从深圳坐高铁到广州南站转一下就走,停留的可能性很小,所以光靠它造城也是不现实的。”

李立勋也赞成这个观点。“交通枢纽未必要做成城市副中心,它更多的是承载区域间快速的集和散,快进快出。”李立勋表示,“区域性枢纽是集散为主,围绕这个交通集散功能,需要附近有辅助的配套功能,不是打造新城和中心区域的概念。高铁交通枢纽可以进中心区,但不能以交通枢纽打造市中心。”

在罗彦看来,打造佛山西站枢纽新城,是因为佛山西站选择在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,这样会带动周边土地的征收等,然后通过新的发展机会来改造提升城市品质,“以站兴城不大可能,站城融合,以站带城是一个方向。”

对于如何借力佛山西站进一步激发城市能级,罗彦也有独到的思考,“枢纽外面的地方,如何实现功能的优化?现在看来,南海缺少会展中心。如果站点周边地区能够合理规划利用,加一些会展、商业的东西进来,功能会更完善,也会进一步完善周边地区城市功能配套,这是一个方向。”

2

丰富城市内涵“公园高新区”的系统包装

城市的魅力在于宜居宜业,好的环境成就品质生活。当城市的框架被有序拉开时,高品质的生活环境成为城市副中心摆脱中心城市“磁吸效应”的“撒手锏”。

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城镇发展室主任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欧阳慧看到了这一点,“佛高区是近首城市的高新区,首位城市(广州)对它的影响有利也有弊,佛高区既要主动承接广州的辐射资源,也要警惕被边缘化。”

如何避免被边缘化?欧阳慧以上海周边的嘉兴、北京周边的廊坊为例,提出一定要构建“反磁力中心”。在他看来,佛高区核心区狮山的“反磁力中心”就是借力平台的优势,提高佛高区的战略定位,强化高新区的地位。

实际上,在调研过程中,不少专家已经从南国桃园、博爱湖的介绍中获得了打造“反磁力中心”的灵感,“公园高新区”的概念不断被专家们提及。

“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体系,要把山湖系统考虑进来,建设一个生态系统。”欧阳慧说,“借湖造城”的概念比较适合佛高区的发展,生态环境是一个很重要的竞争力,也是吸引创新要素重要的条件。为此,他建议整个佛高区都要作为公园去打造,让佛高区处处像公园。

“公园高新区”的概念也得到了罗彦的认可,“这是一个系统的建设,包括通过绿道、不同的开放空间、大小公园体系等来构建,这是一种概念。”罗彦还表示,借湖造城的本质是为了做品牌,通过借湖打造一些有品质的地方,营造现代化的空间,依湖而建只是一个点,本质还在于环境,把镇区变成城区,提升公共文化服务辐射度。

如何打造“公园高新区”?欧阳慧与罗彦的观点再次不谋而合,他们的焦点都集中在了南国桃园。

“南国桃园生态环境比较好,要把生态环境转化为生产力,只要利用得好就能转化为生产力,这是未来佛高区转型升级的方向,也是未来高新区转型升级的重要因素。”欧阳慧说。

罗彦也表示,南国桃园今后的发展方向,可以在整个“公园高新区”体系中以“拳头产品”的形象出现,“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要做的就是要快速提高城市品质和城市能级,这是最核心的,这些提起来后,所有的产业转型、技术升级等,都能有依附的空间。”

3

感知城市远见“科学城?”的落地设想

拉开框架,强化内核,城市的未来发展将去向何处?在调研走访了南海大学城、南国桃园等地方后,调研组专家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,这两者之间有必要进行糅合升级。

“佛高区现在是一个平台,综合形成现代水平的广佛副中心的有四个要素:中心城区、枢纽、大学城、南国桃园。这四个概念可以两两组合,中心城区可以和枢纽联动,大学城可以和南国桃园进行互动。”罗彦建议。

一直以来,南国桃园都被视作市民的旅游度假胜地,但实际上,这片生态环境良好的土地应该有更高的定位。如何升级?罗彦表示,如果把未来大学城作为高新区的升级,则会出现一个新的设想:在大学城的基础上,联动南国桃园的生态环境,打造出一个新的“科学城”。

在调研组专家看来,这是今后城市发展的一个趋势,也是佛高区下一步升级的方向。“科学城跟现在的产学研融合不一样,它具有很大的原始技术创新,更多的是工程研发,将真正的科研人员聚集起来,营造整体的科技氛围、创新环境,就是一种创新经济。”罗彦指出,未来真正有竞争力的还是科技原创、科技人员、科研团队、区域科技含量等。

目前,广州、上海、成都等地都在尝试打造“科学城”,南海要打造“科学城”是否跟风?罗彦认为并不是,“这是经济发展的规律和趋势,要站在更长远发展的角度看,更长远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科学城。现在佛山没有一个这样的平台,在现有的产业体系下,狮山镇处在佛高区核心区,有更优质的生态环境,有条件打造科学城。”

另一方面,科学城建设需要的土地并不多,这也给了佛高区核心区狮山镇再造一个“科学城”更多的想象空间。“但科学城仍是一个城市的概念,是一个品牌性的内容,对科研人员的服务要求可能更高,比如要有国际化的硬件软件、国际化的教育和医疗水平等。”罗彦说。

统筹/珠江时报记者程虹文/珠江时报记者程虹马一右通讯员陆嘉辉图/珠江时报记者方智恒

我要推荐
转发到